返回

黃線

現在是早高峰。月臺擁擠不堪,吵鬧無比。這讓我感到心慌。於是,我開始沿月臺行走。我想走到個安靜地方去。遠離人潮。遠離噪音。

起初,因爲人多,我走得特別慢。不過,過了一會,眼前的人不那麼多了,步子便也變得輕快。又過了一會,等到我眼前一個人都看不見了,我就乾脆奔跑起來。越跑越快。到最後,我費了不少力氣,方纔剎住雙腿,讓自己能夠休息一會。

人群已經爲我甩到九霄雲外。向前看,向後看,都看不見一個人影。月臺空空蕩蕩,燈光昏黃,朦朧。

我找了張長椅,坐下去,低下頭,喘了幾口氣。再一擡頭,便看到了那三個人。他們背對着我,面朝鐵軌,立定於我的正前方。

站左邊的人說:

「你得再往前站一點。」

站右邊的人說:

「你得站到黃線外面。」

於是,站在中間的人擡起了腿。顫顫巍巍,跨過黃線,站到了月臺邊緣。

「不錯。」

「有進步。」

我發現,站左邊和站右邊的人,身上都穿着斗篷。而且,無論是顏色還是款式,都同我身上正穿着的這件斗篷一模一樣。

沉默很快就被打破。這一回,右邊的人先發話了。

「怎麼樣?」

「感覺還好嗎?」

他們顯然是在對中間的人說話。可是,中間的人只是低着頭,看着鐵軌。不論他們怎麼勸說,用上怎樣誇張的語氣,都一言不發。

「只差一點點了喲。」

「很快就好了呢。」

「不要讓自己後悔喲。」

「就在前面呢。」

中間的人抽了一下肩膀,肩膀上掛着的頭髮頓時滑落,散在他背後。他穿一條白色連衣裙。在裙襬處,可以看見幾條裂痕。直上直下。很唐突。大約是用剪刀剪出來的。

他的手指在空氣中捲曲,像是要握住什麼東西。可他什麼也沒握住。最後,手心也還是空空蕩蕩。

「把握好機會。」

「抓緊時間。」

隧道裏颳來一陣風。裙襬輕輕飄動起來。我趁機數了一下。一共有八處裂口。

「現在還來得及。」

「趕快。」

列車從他面前駛過。他依然立着,動也不動。連衣裙忽然向上鼓起,卻也馬上泄了氣,垂下去,不動了。

「太遲了。」

「真是可惜。」

車門砰地打開。許多人下了車,又有許多人上了車。警笛響起,車門關上,列車急匆匆駛出車站。沒過多久,月臺便全空了。他們也不在了。我向前看,又向後看,看了好幾遍,確定附近沒人,方纔解開釦子,拉開斗篷,看到了斗篷下的白色連衣裙。

現在,我這條連衣裙上只有兩處裂口。不過,我還是給自己下了一道禁令。從今天開始,到我學會縫補衣服爲止,我都不會坐地鐵了。絕對不會。

原稿完成於2017-01-05
發佈於2017-01-05
返回 Copyright 2016-2018 mislankanov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