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兌獎者

我們推開木門,走進了一間正六邊形房間。房間的六面牆裏,有兩面牆上開着門。門後面是另外的正六邊形房間。剩下的四面牆上,則覆蓋着一層密密麻麻的抽屜。他從口袋裏掏出一枚飛鏢,閉着眼,投了出去。飛鏢刺中了對面牆上的一處抽屜。過了一會,他纔睜開眼,伸出食指,指着飛鏢刺中的位置,說,從這裏開始吧。

於是我走到房間另一頭,拔下飛鏢,拉開了被飛鏢刺中的抽屜。抽屜裏塞滿了卡片。我從中抽出一張,舉到胸前,他便拿起一臺手掌大小的儀器,對準我手中的卡片,按下一個藍色的按鈕。卡片上掃過一道紅光。一番震顫之後,掃描結果出現在了一塊黑白顯示屏上。參與獎。法拉利跑車壹臺。

他按下紅色按鈕,取消兌獎。毫不遲疑。我收回卡片,將其塞回抽屜,又抽出下一張,舉了起來。又是參與獎。獎品是內環線內的一幢別墅。

這一回,我們運氣不太好。一整個抽屜,裝着的都是參與獎。試過最後一張,我便將抽屜推回去,然後,掏出二等獎送的油性筆,在抽屜上畫了一個叉。他嘆了一口氣,說,休息一下吧。這個房間裏,還有一千五百九十九個叉要畫呢。

我們坐在合成材料編織而成的地毯上,啃壓縮餅乾,喝罐裝咖啡。喝完了,就擡起頭,對着日光燈管發呆。牆角處的格柵往外冒着熱氣,絲絲作響。我想起來,小時候,我曾聽祖父說過,很久很久之前,獎品數據庫裏沒有暖氣,人們只能焚燒各種三等獎獎品取暖。直到有一回,一位兌獎者中了一個一等獎,獎品是暖氣,在那之後,人們方纔過上了兌獎時只須要穿一件單衣的生活。

我給他講了這個故事。他一邊喝咖啡一邊聽。聽完了,便告訴我,他知道這個故事。他小時候抽到一個二等獎,獎品是一本故事書。書裏面,寫着許多兌獎者抽中一等獎的故事。他告訴我,一等獎的獎品,除了暖氣,還有日光燈,合成材料編織而成的地毯,抽屜,以及正被他握在手上的祖傳的電子兌獎機。

第二個抽屜要稍好一些。有一個幸運獎,獎品是一立方米魚子醬。還有一個三等獎,獎品是一塊蜂窩煤。我們拒絕了這兩樣獎品。再往後,我們的運氣還算不錯。有許多三等獎,幫我們補充了壓縮餅乾,維生素片,捲紙,感冒藥,罐裝咖啡,安眠藥,以及功能飲料。我們甚至得到了一件二等獎。獎品是一把撬棍。我問他撬棍有什麼用。他說,有的時候,抽屜會卡住。得用什麼東西撬開,纔能拿到裏面的卡片。

那跳過卡住的抽屜,不管他,不就好了。我說。

那不行。他用撬棍在地上敲了一下。但地上鋪着合成材料編織而成的地毯,敲不出什麼聲音。所以,他又在牆壁上敲了一下。他說,要是那個抽屜裏有特等獎,那怎麼辦?那不就錯過特等獎了麼?

我不知怎麼回答他,只好沉默不語,拉開下一個抽屜,拿出裏面的卡片,給他掃描。參與獎。一架私人噴氣機。

不過,說實話,我還真不知道特等獎能是什麼。他突然說。如果暖氣那種一等獎都能改變人們的生活的話,那麼,要是抽到了特等獎,我們會怎麼樣?

我說我怎麼可能知道。我又問他,到底有沒有人抽到過一等獎。

當然有了。他說,你忘了嗎,是我們所有人的祖先啊。

我們將右手放在心口,以示敬重。

勞動許久之後,我們靠在牆角,睡了一覺。之後,又是令人腰痠背疼的機械工作。幸運獎和三等獎都不少,但沒再遇到二等獎,更沒有一等獎和特等獎。我在最後一個抽屜上打一個叉,然後,便推着多年前一次二等獎送的手推車,雖他去了下一個房間。依然是正六邊形。依然是兩道門和密密麻麻的抽屜。他又一次掏出飛鏢,扔了出去,然後指着飛鏢擊中的位置,說,去吧,從這裏開始。

我走上前去,伸出手,拉住抽屜上的把手。可是,不論我用上多大的力氣,抽屜都一動不動,不讓我拉開。我回過頭,發現他已經將撬棍握在手上,便退到一旁,讓他上了。我聽見金屬撕裂時發出的尖銳呻吟,還有卡片散落的簌簌聲。他向我道歉,說,用力過猛了,下次要小心一點纔行。

地上散落的卡片中,有六個幸運獎和兩個三等獎。平淡無奇。正當我們準備拉開下一個抽屜時,我無意間看見牆角格柵後面似乎有什麼東西。湊近了,方知道,那是一張卡片,大約是剛剛飛過去的。我喊他過來,指給他看。

他問我要不要撿過來。我說當然要。萬一,萬一,那是特等獎呢?

我將手伸進格柵,將那卡片從灰塵裏撈了出來。他取走卡片,吹了兩口,吹掉了卡片上沾着的灰塵。那是一張普通的兌獎卡片。其背面印着龍與鳳凰之抽象圖案。而在卡片正面,則攤着成千上萬個分佈不均的黑色圓點。

他舉起兌獎機,掃描了卡片上的花紋。兌獎機抖了好一陣,方纔給出結論。特等獎。我們誰也不敢說話,便盯住黑白屏幕,看着那上面的字。特等獎。看了好久,纔敢相信,我們真的中了特等獎。

兌獎吧。他說。

我問他獎品是什麼。

他說屏幕上沒有顯示。不過,他表示,既然是特等獎,那肯定是好東西。

我說,那行吧。

兌獎機在他按下綠色按鍵的瞬間爆炸了。我並不覺得痛。我只覺得自己正在緩緩流向一個遙遠的地方。我認爲我對我的目的地一無所知。可是,兌獎機卻對我說,在我還未出生時,我就知道那個地方,並且嚮往着那個地方。

醒來時,我和他躺在一條走廊的盡頭。我們的身後有一扇鐵門,鐵門上拴着鐵鍊。祖先的記憶從高處落下,照亮了我們眼前的路。我們站起身,踏在水泥地上,嘗試向前行走。我們拐了兩個彎,走下一道樓梯,便撞上一扇木門,沒有上鎖。推門時,合頁嘎吱嘎吱地響。

木門後面是一間正六邊形房間。房間裏沒有合成材料織成的地毯,沒有日光燈,也沒有抽屜或是暖氣。在那裏面,只有散了一地的兌獎卡片,以及兩名面無表情的兌獎者。

原稿完成於2017-12-06
發佈於2017-12-06
返回 Copyright 2016-2018 mislankanov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