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有關網誌

在Lofter,知乎,Tumblr,貼吧,論壇,或者其他一切帶有評論,分享等社交功能的網站發佈文章,都有一個問題,即,一切挫敗都太過明顯。發佈一篇文章,等三天,再挖開時間線上,諸色出現於過去兩天中的火熱話題,把文章挖出。於是,可以看見,評論區空着,讚數只有個位。方塊字和方塊字依然列成橫隊。但怎麼看,都感覺這塊破布隨時都要散架。

相比之下,我的網誌顯然溫柔許多。沒人能看出這裏究竟有多荒涼。不開玩笑。

架好網誌,放上兩篇小說,又寫了開篇語之類東西,大概就是在說,我得把網誌寫下去。不開玩笑。往書架上多塞點東西,看上去至少好受些。哪怕都是廢稿,殘稿,永遠寫不完的未成稿。

順便一提,寫這篇文章寫到一半時,我感覺「網誌」比「博客」更合適,便把所有的「博客」都改成「網誌」了。

我是計算機學生,但我不想在這裏放有關學科之文章。我寫不出什麼好的「技術文章」,這是原因之一。不過,更重要的原因是,小藏書室使用的紅黑配色,以及傳統印刷字型,受到有關規章制度保護,只能用來包裝砂糖,絕不能另作他用。我不知違反這條規定之下場如何。但在有關規章制度之開頭,黑紙紅字,寫着,「刑不可知,則威不可測。」

也許我日後會開設一個「技術」網誌,用現成的內容管理系統,白色背景,淺灰色極細無襯線字體。但那是另一回事了。現在,我只有小藏書室,我只需要關心小藏書室,只需要讀用襯線體顯示的文字。

我想多放兩篇小說上來。問題是,我沒多少小說適合放上來。雖也一直在寫,但用以寫小說之時間太少,寫作時也是修正多於進步,自責多於自信。小說之誕生,乃是隨機事件,可遇而不可求。我在許多小說裏寫過這種「寫不出小說」之感受。那些小說大多沒有寫完。

撇開小說。我還想寫文藝評論。想讓人們去讀彼得魯舍夫斯卡亞。想讓人們去玩模擬類遊戲。想讓人們去飛《Flip Flappers》,然後到行爲重塑指導所陪我。總而言之,想散播一些非分之語,讓想入非非者可以免受,或至少是少受,孤獨之苦。

如果你認爲以上文字十分溫柔,請贊助我項圈,鐵鍊,以及在牆上打孔安裝鐵鉤之開銷。上述諸事,可以大幅增加我想入非非之時間,繼而提升我之創作效率。也許有一天,我就成了織布機呢。

原稿完成於2016-11-21
發佈於2016-11-21
返回 Copyright 2016-2018 mislankanov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